如此多的中国峡谷,如此美丽,如此震撼!让人流连忘返!

2021年06月10日 云舞空城 ,今山 98244


说起中国的峡谷

每个人的脑海里

都会浮现出一连串熟悉的名字

长达193km 的

长江三峡

曾令无数文人墨客流连忘返

(长江三峡 西陵峡,摄影师@魏启扬 )

山势险峻、气势恢宏的

太行山峡谷群

曾是古人翻山越岭的交通要道

(请横屏观看,河南林州太行山大峡谷,摄影师@付有良)

在南迦巴瓦峰脚下画出美丽曲线的

雅鲁藏布大峡谷

则以504.6km的长度和超过6000m的深度

跻身世界规模最大峡谷行列

(南迦巴瓦峰和雅鲁藏布大峡谷,摄影师@ 高一蒙 )

中国是一个多山的国家

与之相对的则是数不胜数的峡谷

它们在960万平方千米的土地上广泛分布

让中国成为世界上

峡谷景观最出众的国家之一

(中国主要知名峡谷分布图,制图@郑艺/星球研究所 )

是什么力量

塑造了如此众多的峡谷?

01

河流的创造

峡谷

是河流的创造

是 持续下切的河流

与 不断抬升的大地 相互碰撞的产物

然而

诞生之初的峡谷

远不如人们想象中那么波澜壮阔

在黑龙江漠河市

黑龙江 弯出夸张的“Ω”形

人称 龙江第一湾”

(请横屏观看,黑龙江漠河的龙江第一湾,图源@视觉中国)

或许很难让人相信

这样一条蜿蜒的河流

可能正孕育着一个全新的峡谷

平静的水面以下

河水裹挟砂石 磨损、切割底部岩石

使河床不断加深

河流整体 嵌入地表以下数十米

如果大兴安岭地区继续抬升

黑龙江会保持目前状态继续下切

产生深度更大的 峡谷

这种先有平原河流

后因地表抬升、河流下切而产生的谷地

被称作先成河峡谷

(先成河峡谷形成示意图,制图@汉青/星球研究所)

在最近的1亿多年里

受板块运动的综合影响

中国陆地的大部分区域

抬升为山地和丘陵

众多曾流淌 在此 的河流

纷纷下切加深

形成各式各样的先成河峡谷

在华北

太行山和燕山缓慢抬升

拒马河、永定河、滹沱河等

将先成河峡谷刻进群山

(河北涞水县野三坡风景区的拒马河峡谷,摄影师@余明)

在南北方的交界处

秦岭快速抬升

汉江及其支流 切入群山

陕西安康旬阳市的“太极城”

得名于太极图一般的先成河峡谷

(陕西安康旬阳市的旬 河峡谷,旬河向右汇入汉江,摄影师@杨文忠)

在华南

南方丘陵长期处于抬升状态

珠江的几条大支流 切割地表

形成包括三榕峡、大鼎峡、羚羊峡在内的

众多先成河峡谷

(请横屏观看,广东肇庆西江羚羊峡,摄影师@吴勇强)

在西北

发源于天山的渭干河

切穿荒凉的山地

留下弯曲的先成河峡谷后

最终汇入塔里木河

(塔里木盆地北缘的渭干河切穿却勒塔格山,摄影师@仇梦晗)

在西南

四川盆地及其周围山地长期抬升

以嘉陵江为代表的一系列河流

形成大量先成河峡谷

其中位于重庆的

沥鼻峡、温塘峡、观音峡

人称“嘉陵江小三峡”

(重庆嘉陵江小三峡,图片由吴祥鸿提供,标注@谢禹涵/星球研究所)

由此上溯

嘉陵江及其支流在丘陵间的峡谷里奔流

南充、遂宁、广元

阆中、昭化等城镇

都建立在先成河峡谷中的宽阔处

( 请横屏观看,四川阆中古城及附近丘陵,摄影师@沈 龙泉)

而在秦岭南坡的一些地区

嘉陵江峡谷在 横 向上的变化更加突出

江水不断侵蚀凹岸的山体

使河道在横向扩宽

同时将泥沙堆积在凸岸

这一现象意味着山体抬升减慢甚至静止

(甘肃陇南徽县嘉陵江峡谷,江水自图片上方向 下方流淌,摄影师@杨文忠,标注@汉青/星球研究所)

等到山体再度快速抬升

河流下切重新变快时

先前堆积的泥沙及河底重新受到切割

在先成河峡谷的两岸

形成一种叫做“阶地”的景观

(请横屏观看, 雅鲁藏布江峡谷索松村段的阶地景观,摄影师@贾纪谦,标注@汉青/星球研究所)

阶地 是峡谷两岸山坡上的台阶状地貌

是在连续出现的抬升期和静止期里

山区河流不断改造峡谷的产物

见证了 大地的间歇式 抬升

(峡谷阶地成因示意图,制图@汉青/星球研究所)

它们提供了肥沃的河流泥沙

和远高于河面的海拔

为人类的生存发展

创造了有利条件

(澜沧江峡谷阶地上的农田和村落, 摄影师@李小糖,标注@汉青/星球研究所)

至此

河流以加深加宽两种基本方式

创造着峡谷

而在河流的创造之外

持续抬升的大地

还在宏观的层面上产生助力

创造出更加丰富的峡谷景观

02

大地的助力

在中国西南部 的喀斯特地貌区

常有一种形状独特的峡谷

深深地嵌入碳酸盐岩群山

如同“大地之缝”

被称作地缝式喀斯特峡谷

(贵州兴义马岭河峡谷是一个喀斯特地缝峡谷,摄影师@笑飞雪)

喀斯特地貌区的岩石 主要由碳酸钙组成

这些岩石 会被水中的二氧化碳溶蚀

使河流的下切速度更快

很快就形成深邃狭窄的“地缝

(重庆武隆黄莺大峡谷,摄影师@胡兴波)

重庆奉节有着

全世界 长度最大、峡谷密度最大

形态最典型的地缝式喀斯特峡谷群

其中天井峡地缝尤为典型

(天井峡地缝内部景观,摄影师@黄雪峰)

更为特殊的是

天井峡底部的河流 已 转入地下流淌

成为地下暗河

(喀斯特地缝峡谷成因示意图,制图@汉青/星球研究所)

地下暗河 有时会遇到悬崖

化身瀑布

(湖北恩施清江蝴蝶泉,两条瀑布分别对应谷底河流和地下暗河,摄影师@李云飞,标注@汉青/星球研究所)

更多的时候

暗河 制造出大量地下溶洞

当一连串溶洞的顶部发生坍塌

形成若干个彼此连接的天坑

同样构成了大型喀斯特峡谷

(重庆武隆天坑峡谷,天坑之间由天生桥隔开,峡谷底部是重见天日的河流,摄影师@陈小羊)

暗河自此重见天日

继续在峰林和峰丛间流淌

冲刷和溶蚀出 规模更大的峡谷

给中国西南喀斯特地貌区

点缀上一抹柔和与秀美

(请横屏观看, 广西桂林阳朔漓江峡谷,摄影师@何旭龙 )

如果说岩石内在的化学性质

参与创造了中国最秀美的峡谷

那么岩石受外力破碎产生的断裂带

则常参与塑造 最雄伟的峡谷

距今6500万年以 来

印度洋板块与亚欧板块剧烈碰撞

青藏高原逐渐抬升的过程中

巨大的力量撕裂大地

在青藏高原及其周边

形成了延绵数百上千千米的

超级断裂带

(青藏高原东南部地形及大型断裂示意图,制图@郑艺/星球研究所)

流水沿着一部分断裂带 汇聚

形成 超级江河

江河不断下切形成超级峡谷

从而诞生了中国最壮观的峡谷群

在南迦巴瓦峰脚下

若干断裂带彼此相连

绕着雪山转了一个大弯

雅鲁藏布江从中流过

塑造出全球最长、最深的陆上峡谷之一

雅鲁藏布大峡谷

(高空俯瞰雅鲁藏布大峡谷,摄影师@小风)

在横断山脉腹地

若干条断裂带近似平行排列

引导怒江、澜沧江、金沙江

形成三条深度巨大的峡谷

包括怒江大峡谷

(怒江第一湾,摄影师@崔永江)

澜沧江大峡谷

(西藏芒康盐井乡澜沧江大峡谷,摄影师@胡澍)

金沙江大峡谷

共同组成举世闻名的

三江并流

(请横屏观看,金沙江第一湾的峡谷,摄影师@崔永江)

在这些雄伟的高山深峡中

也隐藏着数不清的狭小阶地

它们像是峡谷中的明珠

养育了一个个家园

(四川雅砻江峡谷中的雅江县城,摄影师@见书)

这些断裂带上的大峡谷

将中国峡谷的壮阔 推向高潮

但这并不是峡谷故事的全部

当我们的目光继续上溯

投向地表抬升更加剧烈的江河源头

这里还有怎样的精彩?

03

江河之源

中国大地上的江河

至少有着两种不同的源头

从而形成两类不同的峡谷体系

在海拔较低的山地和丘陵区

降水沿坡面汇聚

沿途裹挟泥沙石块冲刷山坡

形成规模不等的沟槽

被称作沟谷地貌

(辽宁凤凰山花岗岩山坡上的沟谷,图源@汇图网)

中国北方的黄土高原

有着极为壮观的沟谷景观

它们的规模大小不一

从宽度和深度仅有数米的

小型细沟浅沟

(甘肃黄土高原沟谷景观,摄影师@滕洪亮,标注@汉青/星球研究所)

到宽度和深度达数十米

长度可达数千米的

大型切沟冲沟

(雪后的黄土高原上,树枝状的沟谷格外清晰,摄影师@吴玮)

它们遵循着由小到大的演变规律

在雨水和雪水的冲刷下

形成复杂的沟谷网络

(沟谷地貌演变示意图,制图@汉青/星球研究所)

最终将高原切割得支离破碎

产生千沟万壑的景观

(甘肃 皋 兰 黄土高 原航拍,摄影师@ 何旭龙 )

在地貌学的概念里

峡谷底部存在常年流水

而沟谷则由间歇水流反复冲刷形成

底部没有稳定河流

本着这一区别

一些网红“峡谷”的真面目

其实是规模较大的沟谷

陕西延安的“雨岔大峡谷

底部没有稳定河流

只有山洪留下的积水、砂石

说明它是山洪反复冲刷产生的沟谷

(陕西延安雨岔大峡谷,底部白色物质是积水结成的冰,摄影师@ 李源)

在狭窄谷壁 的 高处

有时可见卡住的枯木

它们标志着山洪曾经达到的高度

可见其势之烈

(雨岔大峡谷里,强烈山洪将枯木卡在岩壁之间,摄影师@石耀臣)

新疆库车的“天山 神秘 大峡谷 ”

有着更大的规模

但谷底也没有稳定的河流

同样只是一个巨大的沟谷

(新疆库车天山 神 秘 大峡谷 底部没有常年河流 ,同样是规模巨大的沟谷 ,摄影师@ 蒋涵 )

从高空俯瞰时

恢弘的沟谷网络刻进红褐色山体

它们是季节性雨雪

雕琢山坡的结果

(高空俯瞰天山 神秘 大峡谷,摄影师@ 李 珩 )

只有当沟谷继续下切

触及区域地下水的时候

水流才能源源不断地流出

形成稳定的河流

(沟谷加深产生溪流示意图,制图@汉青/星球研究所)

至此

沟谷转变为河流源头

遍布中国中低海拔的山地和丘陵

为江河赋予生命

(积雪的秦岭,雪水冲刷而成的沟谷孕育河流,摄影师@刘忠文)

河流从沟谷起源奔向远方

在群山中切出峡谷

并继续从峡谷两侧的沟谷里

汇聚来水

(请横屏观看,金沙江峡谷两侧山体上的沟谷,摄影师@陈小羊)

以这样的方式

一个庞大的沟谷-河流-峡谷体系

出现在大地上

引导江河百川通向大海

(沟谷-河流-峡谷体系示意图,制图@郑伯容/星球研究所)

但这个体系并不完整

在大地抬升极其强烈的中国西部

那些直冲天际的山峰和高原之上

还有一个被冰雪统治 的世界

( 贡嘎雪山周围的冰川与峡谷,摄影师@向文军 )

冰川如凝固的河流一般

沿着高山周围的沟谷和峡谷向下流淌

碾碎岩石、重塑谷地

(昆仑山的山谷冰川景观,摄影师@仇梦晗)

当气候转暖

冰川消融退缩

底部宽阔 的 U形谷

被遗留在雪山深处

(冰川U形谷形成示意图,制图@王朝阳&张靖/星球研究所)

冰川融水汇成溪流

沿着U形谷流淌、下切

(枪勇冰川下的强宁错冰碛湖和溪流,摄影师@李珩 )

继续将U形谷

改造为“V“字形的河流峡谷

(来古冰川融水形成溪流,将冰川U形谷改造为“V”形峡谷,摄影师@张政 )

逐渐构建出 一个完整的

冰川-沟谷-河流-峡谷体系

(冰川-沟谷-河流-峡谷体系示意图,制图@郑伯容/星球研究所)

新疆天山

为这样一个庞大的体系

提供了一个经典的微缩案例

在海拔7000米以上的天山之巅

冰川融水流淌在U形谷里

汇聚成凌乱的溪流

(新疆天山 博格达峰下的冰川谷和河流峡谷,摄影师@赣州 七爷)

溪流 沿途接纳源于沟谷的流水

汇集成大型河流

切割群山形成峡谷

并最终冲出谷口

将泥沙堆积在山麓

形成连绵的冲积扇群

(新疆天山的雪山、冰川、沟谷、峡谷和冲积扇群,摄影师@陆雨春)

天山的抬升仍在继续

河流仍在快速下切

在山前形成深邃的先成河峡谷

(请横屏观看,新疆安集海大峡谷,摄影师@崔华明)

在这些峡谷的侧壁

平整的阶地引人注目

记载了天山间歇抬升的历史

也记载了峡谷间歇加深的历史

(新疆独山子大峡谷两侧的阶地,摄影师@张波)

峡谷两岸除了形成连续阶地

也不断被降水冲刷

产生了密集的沟谷群

(独山子大峡谷侧壁的密集沟谷,摄影师@张波)

降水在沟谷里汇聚

于末端汇入峡谷河流

(新疆独山子大峡谷侧壁的沟谷体系,摄影师@一乙)

终于

来自冰川的融水

和来自云端的降水

在不断抬升的天山脚下

创造出一个 冰川-沟谷-河流-峡谷体系

(请横屏观看,天山北麓冲积扇峡谷群,制图@郑艺/星球研究所)

这个体系贯通了山上与山下

但天山本身

仍是横亘在南北疆之间的分水岭

分开了两个不同的世界

面对分水岭的终极阻碍

峡谷 还能继续贯通吗?

04

贯通大地

长江与黄河

为我们提供了肯定的答案

1亿多年前

巫山 曾是古老的分水岭

分开了东部的古长江和西部的古川江

但随着两条河流的源头不断切割山体

最终贯通分水岭

(请横屏观看,长江三峡贯通示意,贯穿的时间仍有较大争议,跨度从距今千万年至数十万年不等;制图@郑伯容&风沉郁&陈志浩/星球研究所)

两江在峡谷里合二为一

长江三峡 应运而生

(重庆奉节夔 [ kuí ] 门是三峡的起点,近景为白帝城,摄影师@李琼)

在长江上游

无数大小分水岭也被贯通

形成难以计数的峡谷

使长江最终上溯到青藏高原

造就了 滚滚长江东逝水

(金沙江虎跳峡,摄影师@卢文)

不同于长江

黄河的前身 是若干个 湖泊 水系

它们被许多 古 分水岭阻隔

黄土高原东部山岭就曾是其中之一

当它终被贯通时

形成了气势恢宏的 晋陕大峡谷

(黄河晋陕大峡谷,摄影师@许兆超)

在黄河上游

贯通的 力量 同样 大显身手

原本被分水岭阻隔的那些古湖水系

也被河流峡谷一一贯通

散乱的水系整合成一条大河

这才有了黄河之水天上来

(黄河龙羊峡及龙羊峡水库,摄影师@李珩)

在中国大地演变的历史中

沟谷和 峡谷

孕育并助力河流贯通大地

而当人类走进峡谷

又 进一步丰富了 峡谷的内涵

在纵向上

峡谷是群山中的陆上通道

无数商旅和军队穿梭其中

无数雄关险隘亦隐藏其间

激荡出金戈铁马的豪迈

(太行八陉之一的北京军都大峡谷,居庸关长城横亘其间,是古代重要军事关隘,摄影师@Greatwj)

峡谷也是重要的 航运通道

轻舟穿过万重山

将财富和货物 通达四方

(请横屏观看,长江三峡西陵峡 ,摄影师@王正坤)

但 峡谷 也 阻断交通

带来与世隔绝

创造出相对闭塞的小环境

( 河南林州太行山大峡谷里的村落,摄影师@李建斌)

千百年来

逃避战火、寻找新家园的人们

沿着峡谷 迁 入深山

在峡谷两侧的山坡或阶地上

建设起一个个世外桃源

(云南昭通关河峡谷里的盐津县,摄影师@余明)

为了与外界沟通

生活在峡谷里的人们

创造出多种交通方式

例如滑索

( 怒江峡谷里的溜索桥,摄影 师@张伊华)

挂壁公路等

( 太行山挂壁公路,摄影师@朱金华 )

如今

人们借助科技的力量

遇谷搭桥、 逢山开洞

( 山西省晋城市泽州县的太行山里, 仙神河大桥穿越峡谷,摄影师 @赵亚平 )

公路和铁路沿着峡谷前行

通向 崇山峻岭中 的家园

(新疆伊犁果子沟大桥,摄影师@赖宇宁)

亿万年来的大地贯通

与千百年里的文明贯通

就这样 交织在一起

这就是中国的峡谷

丰富、壮美、无与伦比的

深切地带

( 西藏林芝波密桃花谷,摄影师@张静 )

本文创作团队

主笔:云舞空城

编辑:所长

图片:今山

地图:郑艺

设计:汉青&郑伯容

审校:风子&丁昊

封面摄影师:任桂灵

本文主要参考文献

可滑动查看

[1] 方石. 松辽盆地与大兴安岭中新生代盆山耦合研究[D]. 吉林大学, 2003.

[2] 舒良树. 普通地质学[M]. 地质出版社, 2010.

[3] 刘芬良, 高红山, 李宗盟,等. 金沙江巧家—蒙姑段的阶地发育与河谷地貌演化[J]. 地理学报, 2020, v.75(05):209-219.

[4] 张斌, 艾南山, 黄正文,等. 中国嘉陵江河曲的形态与成因[J]. 科学通报, 2007, 052(022):2671-2682.

[5] 邱维理, 张家富, 周力平,等. 山西河曲黄河阶地序列初步研究[J]. 第四纪研究, 2008, 28(4):544-552.

[6] 刘尚仁. 粤西河流阶地的分布与特征[J]. 热带地理, 2007, 27(001):6-10.

[7] 陈伟海, 朱学稳, 朱德浩,等. 重庆奉节天坑地缝喀斯特地质遗迹及发育演化[J]. 山地学报, 2004, 22(1):22-22.

[8] 韦跃龙, 李成展, 陈伟海,等. 重庆奉节天坑地缝景区喀斯特景观特征及其形成演化分析[J]. 地球学报, 2019(5).

[9] Lin C, Peng M, Tan H, et al. Crustal structure beneath Namche Barwa, eastern Himalayan syntaxis: New insights from three‐dimensional magnetotelluric imaging[J]. Journal of Geophysical Research: Solid Earth, 2017, 122(7): 5082-5100.

[10] M. Singh and A. Kumar, "Active Deformation Measurements at Mishmi Complex of Eastern Himalayan Syntaxis,"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Geosciences, Vol. 4 No. 4, 2013, pp. 746-758.

[11] 常祖峰, 常昊, 臧阳,等. 维西—乔后断裂新活动特征及其与红河断裂的关系[J]. 地质力学学报, 2016, 22(003):517-530.

[12] 张致伟, 程万正, 阮祥,等. 汶川8.0级地震前龙门山断裂带的地震活动性和构造应力场特征[J]. 地震学报, 2009.

[13] 吴淑芳, 刘勃洋, 雷琪,等. 基于三维重建技术的坡面细沟侵蚀演变过程研究[J]. 农业工程学报, 2019, 035(009):114-120.

[14] 罗泽华. 黄土地区沟谷系统特征及其致灾效应研究[D]. 兰州大学, 2016.

[15] 伍永秋,刘宝元. 切沟、切沟侵蚀与预报[J]. 应用基础与工程科学学报, 2000, 08(2):134-142.

[16] 刘宝元, 杨扬, 陆绍娟. 几个常用土壤侵蚀术语辨析及其生产实践意义[J]. 中国水土保持科学, 2018, 016(001):9-16.

[17] 陈永宗. 黄河中游黄土丘陵区的沟谷类型[J]. 地理科学, 1984(04):35-41.

[18] 刘南威. 自然地理学-第三版[M]. 科学出版社, 2014.

[19] 查方勇, 郭威, 罗乾周,等. 鄂尔多斯盆地(陕西)丹霞地貌景观资源初步调查[C]// 中国地质学会旅游地学与地质公园研究分会第32届年会暨铜仁市地质公园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(旅游地学论文集第二十四集). 2017.

[20] 任舫. 龙虎山地质公园丹霞地貌成因模式研究[D]. 中国地质大学(北京), 2009.

[21] 杨望暾. 鄂尔多斯盆地西南缘丹霞地貌形成机制研究[D]. 长安大学.

[22] 彭小华, 吴昊, 李益朝,等. 陕西靖边龙洲波浪式丹霞地貌成因机理初探[J]. 地球学报, 2020, 041(003):443-451.

[23] 胡贵明, 陈杰, 覃金堂,等. 北天山安集海河大峡谷3.7 ka以来的快速下切[J]. 科学通报, 2020(15):1506-1518.

[24] 郑洪波, 魏晓椿, 王平,等. 长江的前世今生[J]. 中国科学:地球科学, 2017, 047(004):P.385-393.

[25] Baotian Pan; Huai Su; Zhenbo Hu; Xiaofei Hu; Hongshan Gao; Jijun Li; Eric Kirby (2009). Evaluating the role of climate and tectonics during non-steady incision of the Yellow River: evidence from a 1.24Ma terrace record near Lanzhou, China. , 28(27-28), 0–3290. doi:10.1016/j.quascirev.2009.09.003


热门评论

  • 暂无评论
查看更多评论